<legend id="igxgo"><pre id="igxgo"></pre></legend>

      <dd id="igxgo"></dd>
      <dd id="igxgo"></dd>

      應用

      技術

      物聯網世界 >> 物聯網新聞 >> 物聯網熱點新聞
      企業注冊個人注冊登錄

      申通快遞員傲慢回應拋扔快遞的背后,薄利的快遞行業如何去改變?

      2021-12-22 14:53 物聯傳媒
      關鍵詞:快遞

      導讀:12月19日有網友發了一段視頻迅速引起網絡上的一片熱議。

      12月19日有網友發了一段視頻迅速引起網絡上的一片熱議。

      視頻內容里看到,近日,在吉林長春,申通快遞某站點,當時一輛快遞車來拉快遞,多名快遞工作人員在熱火朝天的分揀,他們將包裹隨意在地上,毫無章法撿起快遞,看一眼訂單就扔到不同的地方。

      更讓人憤怒的是,面對媒體的采訪,涉事經開區二部工作人員表示,他們每單十來塊不敢保證質量,建議客戶以后發順豐。

      “不差錢不差事”;

      “你要是怕有損壞你就發順豐”;

      “誰家都扔,不光我家”;

      “易碎品你得包好、包好它就不碎了”;

      “別說我一個小承包區了,轉運中心給不給客戶保我都不知道?!?/p>

      短短幾句話的回應,妙語連珠、句句經典,把上述行為的心理動機描述得清清楚楚,在傲慢中透露著無所畏懼。

      而網絡上對這個事件迅速發酵,并引起了廣泛的討論,關鍵原因在于快遞包裹這一行業已經深度滲透到人們的日常生活,而快遞員隨意扔放快遞,并對物品造成損害的行為也屢見不鮮。只不過,之前的很多行為,沒有像本次事件一樣,這么直接與放大。

      社會熱門事件的背后,是每年千億量級的快遞包裹市場

      2021年2月8日上午9點03分,一箱愛媛橙從四川省眉山市多悅鎮正山口村發出。該快件由中通快遞承運,途徑成都分撥中心、西安分撥中心和目的地網點,于12月9日上午9點40分送達位于陜西西安的收件人手中。

      這是一件值得被載入中國快遞業史冊的快件——其里程碑式意義在于,這是我國今年發出的第1000億件快遞,標志著我國快遞業正式進入了“千億件時代”。

      從2006年全年快遞突破10億元,到2014年“擊穿”100億件。此后連續六年,我國快遞業務量每年以百億件的增速飛奔。與此同時,我國快遞業以強大的生長力在滿足人們日常所需之時,也成為一項民生工程。

      尤其是最近兩年,隨著疫情的影響,“非接觸經濟”反而得到了利好,人們為了便利性以及減少接觸,更愿意選擇通過線上去購物,這直接刺激了快遞包裹行業的大利好。

      根據國家郵政局與網上的數據,我們整理了自2015年開始歷年的中國快遞業務量統計情況。在疫情的第一年2020年,中國快遞包裹的數量達到了833.6億個,增幅為31.2%,而在今年年底,年包裹數量更是突破了1000億個。


      1.png


      來源:國家郵政局

      風光的背后是瘋狂的“內卷”

      龐大的快遞包裹數量勢必會產生龐大的市場價值。我們從網上的公開資料,整理中國快遞包裹行業最近幾年的市場產值。見下圖:


      2.png


      資料來源:國家郵政局,網絡公開資料

      初步一看,整個快遞市場的產值也很吸引人,根據測算結果,2020年,中國的快遞包裹市場產值體量接近8800億。

      但是,仔細分析,就會發現快遞行業并沒有那么賺錢。

      我們可以測算每件包裹的平均單價也做一個評判。


      3.png


      來源:國家郵政局,物聯傳媒

      從上圖可以明顯看出,中國的快遞包裹數量的價格每年都在呈現下降的趨勢。

      一方面可以理解為是快遞包裹數量激增之后,邊際成本的降低。但是另外一方面,快遞行業的人力成本以及信息化的投入都在增加,這進一步壓縮的利潤空間。

      當然,造成快遞行業利潤越來越薄的背后還激勵的行業內卷,就是價格戰。

      要說起快遞行業的價格戰,就要提起極兔。

      極兔,又被稱作瘋狂的兔子。

      極兔從印尼起家,吃遍東南亞之后于2020年進入中國。其超低價策略與拼多多一拍即合,2020年3月起網,當年9月極兔物流網絡已實現全國省市覆蓋。僅用10個月就達到了日單2000萬件。

      目前,極兔官方稱已投產74個轉運中心,搭建56套自動化智能分揀設備,擁有3000+干線運輸車輛,2500+干線運輸班次。

      極兔有多狠?

      在中國快遞業的宇宙中心——義烏(全球最大的小商品集散中心,全國快遞量最大的城市),在這里一直是各大快遞巨頭必爭之地。

      2018年下半年到2019年上半年,拼多多的狂飆式崛起讓義烏快遞業看到了進一步搶占市場份額的希望。整個2019年,拼多多的包裹量高達197億個。

      暴增的快遞單量讓義烏迎來了快遞史上最嚴重的一次價格戰,這一年,快遞單價平均價格被壓到了1.9元,最低時甚至才1.2元,幾乎是大家都不賺錢的底線,各大快遞公司也終于獲得了一個短暫“停戰”共識。

      但是2020年3月,極兔一上來就對這個“宇宙中心”義烏發起“核彈”攻勢——發快遞只要0.8元!

      極兔的底氣在于,它有著東南亞業務貢獻利潤,有愿意一起虧損的加盟商,有一眾知名風險投資。極兔從一開始就堅定使用“虧損換市場”策略,迅速打開市場。

      有人說極兔這個策略已經燒了3、4百億,如今看確實有了些成果。華創證券的測算顯示,2021年上半年極兔的市場份額或達到了7%-8%,接近百世的規模。

      與此同時,超低價已經傷害到各家快遞公司的盈利能力。

      根據各上市物流企業的年報信息,我們摘取了各公司毛利表現情況。


      2019年

      2020年

      順豐控股

      17.39%

      16.35%

      圓通速遞

      12.06(快遞行業)

      6.97%(快遞行業)

      申通快遞

      10.37%

      3.09%

      韻達股份

      11.35%

      7.78%

      德邦股份

      9.93%

      11.66%

      制圖:物聯傳媒

      可以發現,在2020年度,除了順豐與德邦之外,其他幾家快遞企業的毛利率水平已經極低。毛利率尚且如此,凈利率就更不用說了。

      如何解決快遞包括亂扔亂放的問題?

      上文我們分析了,快遞行業因為利潤低,企業要保持利潤,就需要通過快速周轉以提升效率,這樣的方式進行運作,這一定程度上導致了本次新聞里面,快遞員還理直氣壯的“回懟”的結果。

      回到問題的本身,如何來解決快遞包裹亂扔亂放的問題呢?

      一方面,加強快遞從業者個人素養的培訓是一個出路,但是“素養”的提升,往往是需要付出經濟代價的。

      比如說提升快遞從業者的薪酬水平,讓快遞從業者有獎服務變成更好的激勵;再比如說,增加人手,以降低每個快遞人員的工作壓力,讓從業者工作不那么緊迫等。

      另外一方面,就是快讀行業的信息化投入。就比如,現在已經非常普及的快遞智能柜是一個方式。

      還有一個方式,就是實現快讀包裹在倉儲分揀環節的全自動化,通俗來說就是自動分揀。

      最近幾年,關于物流倉儲領域的自動分揀方案屢見不鮮,但實際落地的應用案例并不多。根本原因,還是成本的投入問題。

      那有沒有低成本可以實現快遞包裹全自動化的方案呢?答案或許就是——RFID。

      因為RFID足夠便宜,以UHF RFID標簽為例,目前應用最廣的領域是鞋服,該領域的批量化成本大概在2-3毛錢。

      即便如此便宜,但對于快遞行業包括來說,依然太貴,根據行業的反饋,將RFID的標簽成本做到1毛以內(畢竟傳統的紙質標簽也需要幾分錢),或許就可以實現所有快遞包裹都能普及RFID標簽。

      采用RFID的好處一方面可以實現批量化出入庫盤點,以及為實現自動分揀打下基礎能力。另外一方面,企業可以降低人力成本以及減少快遞包裹丟失與損壞而帶來的賠付損失。

      寫在最后

      所以的技術都是為人服務,萬物互聯的時代下,越來越多的技術將會普及到人們的日常生活,快遞行業只是其中之一,可以說,物聯網正在改變我們的生活。

      參考來源:

      21世紀經濟報道:《驚現“反向卷”!申通站點回應拋扔快遞:建議發順豐,誰家都扔,不光我家》

      母亲 日本电视剧 在线观看
        <legend id="igxgo"><pre id="igxgo"></pre></legend>

        <dd id="igxgo"></dd>
        <dd id="igxgo"></dd>